bbin平台官网网址:大河资本张翊钦:从创业者到职业经理人再到投资人,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路径

猎云网记者发现张翊钦很少在媒体上露面,但是他投的项目不少,从2010年就开始就参投了许多项目,这包括墨迹天气、宜生健康、无二之旅、喂车科技等项目。

投资”,不断的打破边界又重建边界,去做更好的自己,不管是自己的人生还是投项目,张翊钦都是目标感极清晰的人。

1999年,张翊钦大学毕业后即开始了创业,主要做教育和社群的运营。

第一次创业的他犹如京剧《沙家浜》中胡传魁的队伍:拢共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当时的融资环境不像现在,看到蔡文胜拿到了大笔的钱自己却没拿到,觉得一定是自己的水平还不行,抱着偷师学艺的想法,从职业经理人做到总监。

2009年随龚宇加入中国移动12580担任副总裁,之后放弃爱奇艺的橄榄枝去了海航担任总裁,步入人生中最中意的阶段

张翊钦说他非常感谢龚宇,作为好几年的老上司,龚宇对他的帮助非常大,但自己希望能够做一些更多挑战的事情。

他说这样一种角色的转变让他能够从不同角度更加立体的、理性地看待创业,更具有同理心,同时对他后来做投资人奠定了基础。

2013年是早期投资机构化的阶段,投资行业中大量的中流砥柱型投资人开始自立门户,非常多的个人天使也开始成立机构,正是在这一年,张翊钦、王童三个创始合伙人走到了一起,共同成立了大河创投,主要做早期投资。

张翊钦说自己特别清楚的记得最开始做投资人约见项目的状态,像是跟女孩子一见钟情的感觉,会很容易被他某一个亮点打动,觉得这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最开始是天使阶段,2013年大河成立了第一支基金,主要投资早期项目。

那个时期的项目距离成功还比较远,所以更多的是先去看赛道,然后去看一个团队的基本面,采用大数定律去押中那只独角兽。

2015年大河成立了A轮基金,张翊钦说自己进阶到投资的第二个层次,这个时候还是会看赛道,但不再是管生不管养的状态,因为创业者需要的帮助不仅仅只是钱,他更愿意长线陪跑,会用自己的经验提出建议,包括管理团队框架的搭建、有用的营销手段、部门间的合作、如何做运营、如何做PR。

2015年初,大河开始做海外布局,张翊钦的投资生涯在这个时间点上升到了第25个阶段,因为看到了中国在国际上崛起的机会国际化的机会。

张翊钦认为,这个过程像极了从懵懂少年步入成年男人的过程:你知道对待婚姻的态度不应该像对待恋爱的那一刹那的闪电的感觉,而是更负责的抱着陪伴的心、跟项目相互成就,成为伟大企业的一部分。

在投资上,张翊钦尤其关注用先进技术改造传统垂直行业的机会,他说有很多万亿级别的存量市场等待着被互联网改造,通过技术手段真正提高传统行业的效率为社会创造价值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大河的portfolio里,无二之旅用互联网技术提升定制效率的旅游服务,将定制效率从传统业态下的20天提升到了2个小时,且用户体验更佳;智能招聘平台纳人,用AI智能人脑匹配提高招聘效率。

喂车科技通过大数据支撑,帮助油站提供Saas服务,提高运营效率;

互联网保险定制公司保准牛,通过成熟的技术为用户提供个性化和场景化的保险定制服务用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技术,驱动商业模式创新,是大河投资逻辑的主线。

此外,张翊钦对消费升级赛道一直重点关注,主导参与了乐纯、找我婚礼等消费升级项目。

张翊钦认为,营商环境变了,像移动技术、个人征信等新一代基础设施的发展催生了新的业态,在这种情况下,需要用一些新的技术、工具来提升原来的商业模式、提高能效,进而获得更高的毛利和足够长跑的竞争力。

从消费者层面看,他认为这个时代,消费者愿意为更好的产品买单,这个更好体现在,更好的体验,所以占领消费者心智,创造打动人心的用户体验和口碑成为企业的竞争力所在。

从品牌的角度,张翊钦认为消费的终极其实是对一个品牌的认知,是情感的连接,中国至少会产生100个以上价值百亿人民币的新品牌。

乐纯是张翊钦参与主导的项目,当时投资乐纯时,它还只是一个十几平米的店,很少人觉得乐纯能生存下来,尤其是考虑到酸奶这个红海品类是与国内外许多财力雄厚的超级食品巨头在竞争。

两年后的今天,乐纯成长到除了线上的上百万名乐纯用户以外,在包括半岛酒店、华尔道夫酒店在内的顶级酒店,在数千家包括7-11、罗森等在内的大众便利店和超市都可以买到。

伴随着消费升级,会催生不同档次的品牌来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要,同一个品牌很难服务好不同的客户群,专注于某一产品或者某一客户群体的品牌会更有生命力。

当消费者的选择越来越多以致“无从下手”的时候,做真正能给消费者提供价值的产品,让消费者不费脑子的选择你的品牌,将是竞争优势所在。

前不久,在某项目的B轮发布会上,当问及投资人投资该项目的原因时,一句“这是一个让投资人晚上可以睡得着的项目”的回答反映了所有投资人的心声。

风险投资其实是令人沮丧的行业,很多人只看到了投资成功的一面,其实很多不成功的案例让投资人彻夜辗转。

对于投资中的错误,张翊钦从不讳言既有错过,又有投死的项目,他说用一句流行的话叫不念过往不畏将来,作为投资人来讲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应该把那些错过和那些失败的当成你的养分。

张翊钦事后反思,对一个创业项目的评判,除了创始人本身、技术门槛,还要从商业性上去判断一个项目的好坏,要对市场规律和商业模式保有敬畏之心;此外,他时常问自己,此时此刻投进去,是不是投在了它最好的时候。

在大河内部,张翊钦强调要把失败当成集体的养分,它不是让管这个事情的投资总监和合伙人独自去承担,而是变成一个集体智慧,团队的所有人都能够从你为什么错过中吸取经验教训。

其实,在投资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投资人,都习惯于对投资失误的案例进行反思和总结,这是一股力量,也是一种能力。

从创业者到职业经理人再到投资人,张翊钦深深地感受到了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路径。

“我如果有机会再跟其他的年轻人去交流,这三种方式如果一定要选一个最好的方式,我觉得投资人是非常好的方式。



猎云网记者问他,这些年做过的最快的投资决策是哪个他笑言:“我有过五分钟就决定投资的项目,但事实是后来挺后悔的。



谈到VC机构进化的看法时,张翊钦动了一下坐姿说:“己所不欲,我们不能天天逼着创业者,你怎么不创新,你怎么把市场规模搞得更大?

我觉得VC机构也是应该要进化的,应该用虚心学习的方式,抛弃一个旧我。



从进化的这个角度分析,张翊钦一直把做基金的过程也当成创业的过程,他认为这个进化跟创业企业的进化是非常接近的。

采访末,猎云网记者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把你的人生故事拍成一部分钟的电影,那么投资生涯会占多少分钟

张翊钦略显严肃又坚定的回答:“我的投资生涯会在这部电影里占分钟,因为投资既可以满足人的好奇心,也是件很有挑战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可以做到死的事情,投资是我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最好的事情。